淘小铺和优惠券平台区别,淘小铺怎么做引流,失去双腿后,他们在淘小铺当掌柜

失去双腿后,他们在淘小铺当掌柜

所有看过2005年春晚的人,都不会忘记那个令人震撼的舞蹈表演:《千手观音》。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,这个舞蹈很“魔性”,它不仅在当年引发全民热议,还走进几十个国家的辉煌演艺厅,即便十几年已经过去,它仍然演变成各种拍照姿势,继续留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里。
最近,一个名叫章亚的女孩,又重新走入公众视线,看过她拍的一段残联公益视频后,人们纷纷感慨:看到了当年《千手观音》里的神韵。
舞蹈之所以震撼人心,不仅因为那21名表演者技艺精湛,他们的特殊身份,也为艺术表演带来了升华效果,他们是一群听不到声音的聋哑人,表演舞蹈时,通过“吹气”传递动作指令。
章亚就是当年的表演者之一,因为个子高,她当时站在第九位。之后几年,她都在世界各地奔忙,参加表演,一次意外的脊椎受伤后,她彻底告别舞台,在家乡一家公司当录入员。再也没有队友会向她颈后吹气提示舞蹈动作,她现在是一名普通的聋哑人,像全中国数千万的残障者那样,并不轻松地生活着。

人们平常可能很难注意到这个数字,在中国,各类残障者的数目已接近1亿,意味着每十四个人里,就有一个人不能拥有健全的身体。他们可能听不到声音、说不出话,可能永远都看不大这个世界的色彩,也可能失去双腿,永远困在自己的狭小世界里。
不幸命运给他们带来的,不仅是身体的病痛,更是心理上挥之不去的伤痕,与身体的残缺一样,他们生活的世界也很难像别人那样完整。近年来,中国残疾人的就业率已超过56%,而这个笼统数字并不代表全部的事实,在盲人、聋哑、重度残疾等特殊的情况里,这个数字可能会低至20%-30%,甚至更低。
张倩就属于那个更为特殊的群体,她实际上只有半个身体,而在中国,像张倩这样的高位截截瘫者并不在少数,这个故事就是关于,只有半个身体的他们,如何用力发光,如何活出整全的生命。

“那时我就知道,我的腿没了”
2001年的12月17日,年轻妈妈张倩的平静生活戛然而止。
湖南资兴是个县级市,位于湖南东南部,上世纪90年代末,20多岁的张倩从长沙嫁到了这里。
丈夫本来在国企工作,拿着“铁饭碗”,但厌倦了朝九晚五的生活,便离开单位。夫妻俩在小城里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店,还生了一个儿子。在那个年代,算得上是一个殷实家庭。
那天下午,张倩到一个单位办事,因为离家不远,出门便选择步行,而没有像她平常那样骑车。
办完事后,从单位的院子里走出来,到一段上坡路时,她忽然听见尖利的喇叭声响起,猛然抬头看:一辆面包车正朝她冲过来。刹车失灵。
那时张倩身后还有另一辆车,正往上面开,她已经来不及避让,被卷到面包车底,“因为(被)我卡住了,车才停下来。”从那以后,张倩失去了双腿。
远在哈尔滨的吴春露,也在一次意外中失去双腿行走的能力。
那是七年前的冬天,吴春露供职的国企,带着员工一起去滑雪。她从高空意外坠落,造成“胸12腰1”高位截瘫。吴春露生活在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,丈夫也在同单位工作,双职工家庭,儿子当时念初四,正准备中考。对于她来说,不幸的发生似乎没有任何讯号。生活在这座冰雪之城,吴春露对滑雪运动十分熟悉,以前就经常带着孩子去雪场,还拿过单位比赛的奖杯。出事那次,正是春节前夕,因为工作忙碌,单位才专门组织大家去滑雪放松。当吴春露一下子“坐”到雪地里后,同事们都没太在意,“他们说你怎么还不起来?”但她的腰部以下已经失去了知觉,“那时我就知道,我的腿没了”。有人迅速找来一个“像弹簧床”的垫子,把她抬上面包车送往附近医院。医生一看说,“这种情况我们治不了”。后来到了大医院,家人都没敢告诉她,需要截肢。而在这片土地上,有些人则从来没有体会过用双腿行走的感觉。辽宁大连患有先天性脊柱裂的吴喆,只能将轮椅当作自己的双腿。在河南范阳,一位名叫范倩倩的女孩便患有先天性的腿部残疾,她永远都迈不过家里那道低矮的门槛,从小便没有机会上学,31年来都待在农村老家。“只看得到窗外苍白的天空”
张倩受伤那年,儿子才一岁半。有两年时间,她都住在北京的博爱医院,“我的肋骨都插进肺里了,背后的皮肤有一大块溃烂,椎骨损伤是粉碎性的”。这个小康之家迅速从幸福的空中跌落。婆婆因为打击太大,突发脑溢血去世。为了照顾她,母亲在医院附近跟人合租了一间小平房,没有暖气,只能做做饭,每晚住在医院的陪护床上。几年下来,治疗费合计50多万。为了维持生计,丈夫一个人在老家维持店里的经营。1岁多大的儿子,由公公帮忙抚养。只有在每年春节,丈夫才带着孩子坐火车北上,看看受伤的妈妈,一家人在病房里过年。“那时候他们住在北京的地下室,1个晚上10块钱,冬天太冷,我儿子还发烧了。”张倩在电话里回忆当年情景。吴春露则用了三年时间来消化这件事,“连上厕所都不能自己解决”。她家那时住在8楼,没有电梯,出门都靠家人背她。但有时她会自己“冒险”,趁家人不在,自己拽着楼梯扶手上下楼,每次都累得满头大汗。有时被邻居碰到,想好心搭个手,她却无论如何都不接受。也被家人碰到过,儿子站在楼道拐弯处,眼泪在脸上直滚。时常会有朋友和同事来看她,在外人面前,她尽力保持阳光乐观,还躺在床上跟人开玩笑,“用不着给人甩脸子”。但当她一个人在家时,还是会忍不住哭,望着屋子里的窗户流泪,她只看得到苍白的天空,却看不到下面喧哗的人间。
吴春露曾尝试联系当地残联,询问是否有可以介绍她从事的工作,对方过了很久才打来电话,委婉地告诉她:“暂时还没有合适的机会,我们再看看。“几年以后,张倩从北京的医院回到湖南老家,和丈夫一起经营汽车修理店,做一些收银、打杂的工作,她整日地坐在轮椅里,看着丈夫在门店里回来忙碌。轮椅也不便宜,几百块一辆的,久坐容易生褥疮,换一辆就动辄上万元。后来丈夫也不能再劳碌,腰椎间盘突出,还做过两次手术,再没法弯腰修车,店铺也转给别人。不能到外面去的那些时日,张倩有时会梦到自己站起来。“站起来,去很远很远的地方”在张倩家乡附近,有个还算著名的景区,叫“雾漫小东江”,每年夏季温差大,一道瀑布水下来,东江湖上雾气弥漫,“像一个缥缈的白色带子”,离开汽修店以后,丈夫也没闲着,他的新工作是跑车,每年6到10月,有人来看风景,这位年过五十的男人就拉着一车人满山跑,有时吃不上饭,有时累得腰痛。张倩看在眼里也心疼,虽然家里做过生意有些积蓄,但总归是坐吃山空,她平时生活节省,手机只能用最基本的,想买个音响也要盘算很久。伤痕正被生活里那种坚韧的东西渐渐磨去。张倩本来也生性乐观,她开始参加一些残障者的活动,还一起创业。18年的冬天,她们在社区办年货节,找了个广场卖蜂蜜、猪肉干、自己写的对联,张倩则帮农村的亲戚卖红薯干。整整八天,“风里来雨里去”,东西全都卖了出去。25岁那年,范倩倩有了自己的孩子,到2015年,她终于找到工作,成为一名阿里云客服,为电商购物的消费者提供咨询服务,她只需在家敲动键盘,每月的收入是三千元。时代的改变正在悄然影响这个命运灰暗的群体,在差不多同一时期,全国各地有数千名残障者得到跟范倩倩一样的工作,成为阿里电商生态里的从业者。而到了2020年,张倩、吴春露、范倩倩又将拥有同一个身份:淘小铺掌柜。这是继淘宝、天猫之后,阿里巴巴推出的第三大电商生态,疫情期间,已有超过200万人成为了淘小铺的掌柜。其中一半的人都像张倩这样,来自三到六线的小城市。今年3月中旬的一天,张倩接到当地残联主任打来的电话,当天她就在手机淘宝上开通淘小铺。而这背后,是中国残联和淘小铺合作推出的“凡星计划”,旨在帮助数千万像张倩这样的残障者以最便捷的方式解决生计,甚至创业。张倩如今每天最投入的事情,就是给朋友们推荐她淘小铺里的东西,她把这即当是在做生意,也当跟亲友们社交联络,不到一个月,已经卖了2000多元。作为一名淘小铺掌柜,她唯一需要做的就是,用手指滑动手机屏幕,在淘小铺app首页,把她看上的东西薅进自己的淘小铺,再用手机分享给朋友们,只要有成交,她就可以得到相应分成。也不担心有假货,因为东西都是“淘宝验过的”。她现在每天都会花很多时间,专门在淘小铺上挑选商品,亲友们看到了,只要是需要的、喜欢的,都会默默下单。她有时滑着轮椅出去,别人路上碰见了还会说:“以后家里有需要,都来找她买。”张倩知道,这是大家在默默关照自己。因为时常在朋友圈发淘小铺商品,许多不常联系的朋友也来找她聊天,“觉得生活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。”张倩还给丈夫买了件七匹狼衬衫,纯棉的,天蓝色。
受伤后第一次出远门,张倩去安徽黄山,那年深秋,一群志愿者让坐在轮椅上,用人力抬她上山,一路地势陡峭,旁边即是悬崖,她吓得眯眼不敢看。到了山顶,她看见了壮阔的云海,“像是坐着轮椅,在云上飞”。她流了泪,觉得“渡过这一劫,再没什么可以打死我了。”张倩说,现在自己最大的心愿,就是通过淘小铺挣些钱,以后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。
(转载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告知)

如果你不想再选项目,
就好好研究淘小铺,你不想再受伤,就好好研究淘小铺,你不想咱的朋友再受伤害,就好好研究淘小铺,做社交电商,一定要跟老大干!背景实力没得比,制度设计没得比,安全长久没得比,供应链价格没得比,优惠力度没得比,如果阿里的电商都干不成,互联网大家就不用玩儿了所以,相信阿里能用实力带大家走出一条新路让大家顺势而起成就自己!许多人正在慕名而来,只为“阿里”二字。。。。。。
–阿里不倒 养你到老–
做好准备的你

友情提示:小编不需要大家打赏,只希望您在文末点个“在看”,把好文章及时推荐给朋友,让更多人一起受益。谢谢
阅读原文扫描二维码咨询您的专属淘小铺客服

相关文章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微信:Forsage66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工作时间:全天在线,请扫描导师微信添加,得到更多详细信息和一手团队信息!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